《原神》追求极致背后的艰难


一场网易和暴雪的“分手”公告,却让一家来自上海的游戏公司米哈游无辜登上了热搜。

激烈的“暴雪中国运营权归属”讨论之中,某网友的“老爹言论”获得了高赞和点评——据该网友称,老爹在听说此次合作终止事件后,建议该网友“玩原神吧,是自己的游戏。”而这样的建议也获得了广大网友的认同。

无独有偶,不久前刚刚落幕的英雄联盟S12世界总决赛的舆论场上,人气选手BeryL因其对《原神》的热爱诞生了各种话题与名梗,拳头游戏CEO甚至发推戏称,“参加《英雄联盟》世界赛决赛前最好的训练方法是什么?可以试试《原神》,不仅有趣而且轻松,可以让你在《英雄联盟》里变得更强。”

毫无疑问,《原神》已成为了一款俘获各圈层玩家的游戏。这款开放世界冒险RPG产品在2020年9月底于全球范围内多平台同步上线,上线首日达成全球1000万下载,除中国外,先后登顶了美国、日本、韩国、 德国、荷兰、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苹果商店畅销榜,目前《原神》已登录了PlayStation平台、iOS、Android、PC平台,并支持移动端、PC端以及PS平台数据互通,是一款典型的跨端产品。

高品质、自研IP的跨端游戏是此前无人尝试过的领域。《原神》背后的米哈游是一家来自上海的本土游戏公司,2011年诞生于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生创业孵化器中。受到创始人“技术宅”的影响,米哈游从创立之时起,就确立了科技公司的定位,“技术宅拯救世界”是公司使命。可以说,技术是米哈游的一种情结,也存在于它的产品基因中。

截至目前,《原神》在全球的用户数量已经过亿,为全球超两百个国家及地区提供游戏下载服务,在44个国家/地区畅销榜排行第一。据不完全统计,在推特、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原神》以每月超过10次的热度频登热搜,B站的游戏官方账号中,《原神》更是稳固在账号粉丝数Top1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原神》在2021年入选商务部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对中国本土的游戏产品来说,这个成绩实属不易。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游戏企业都在奋力追赶国外大厂,时至今日,引入海外游戏公司的爆款游戏、代理日韩欧美研发的游戏还是中国本土游戏公司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之一。而《原神》在全球出圈、从上海走到全球的步伐或许代表着中国游戏公司正在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的道路上奋起直追。

从米哈游和《原神》的表现中可以窥见中国游戏产业对内容质量的追求已今时不同往日了。但“追求极致”的米哈游已实现了它所定义的极致了吗?研究《原神》的种种表现可发现,困难始终存在,米哈游和《原神》依然未登顶峰。

技术和研发投入是必备的


开放世界产品因其对物理世界的还原而具备很高的沉浸感。在立项之初,《原神》就希望为玩家提供像动画影片一样流畅的体验,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时间。与传统大型游戏的研发模式不同,《原神》极少使用外包团队,绝大多数工作都由内部团队完成。

研发投入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米哈游在《原神》开发上前后投入超过1亿美元,上线后每年还要花费2亿美元进行持续开发。在国外知名游戏社区Reddit上,更有玩家计算称,《原神》正在成为研发成本最高的游戏。

《原神》拥有一支上千人的技术团队,从2017年立项至今的五年时间里,米哈游每年都要付出上亿元级别的人才留存成本,如果考虑到其它涉及人事的隐形福利,这个数字还会更多。

人才之上,米哈游自成立以来一直重视研发,经过多年的发展研发出大量的移动游戏技术,积累了诸如“PostFX”,“AnimeFX”,“3D 动画分层上色技术”,以及“基于 s-expr的数据驱动逻辑技术”等一系列核心技术,让米哈游的产品在画面渲染、数据处理速度、系统架构设计上能够匹配其预期达到的效果。

例如,在“覆雪之路——《原神》龙脊雪山场景的幕后”纪录片中提到,“龙脊雪山”区域的打磨制作中,技术美术为了达成符合《原神》浪漫气质的雪的效果,参照云彩的渐变做出了雪山区域“雪地”的层次感。仅仅在“雪地”场景中,就反复调试了15次才达成最终的呈现效果。

诸如此类的“吹毛求疵”体现在《原神》细节的方方面面。

根据近期公布的遗迹怪物纪录片,《原神》的地图上存在大量的“机械怪物”,团队希望从美术层面这些生物的攻击特效表现既符合物理规律,又能保持幻想世界中风格化的质感。

比如,为了在“遗迹龙兽”上制作出板野马戏式的追踪导弹,技术团队研发了一套新的弹道控制系统,它允许战斗设计师全程实时控制导弹的飞行轨迹,引导它们在夸张的转向后命中目标。

在后续性能优化上,团队还将这套导弹系统的性能消耗降低到普通导弹的百分之一,使得各种弹幕技能可以流畅运行。

公开资料显示,米哈游相关的专利信息已达200多条,诸如动画生成方法、图像融合处理方法的专利信息持续在诸如天眼查等企业搜索平台的“米哈游的知识产权”栏目更新。在《原神》一帧一画的精美背后,是数以千计的顶尖技术人才持续的付出与投入。

作为一家成立10年、仅接受过一笔天使轮融资的本土创业公司,米哈游对技术和研发的投入颇为“孤注一掷”。不过,也正是这一次对技术投入的“豪赌”让《原神》站上了如今的高度。

跨端产品的摸索充满挑战


事实上,在《原神》之前,绝大部分的开放世界产品都是在主机和PC上的大制作才有。在跨端开放世界产品领域,米哈游无疑是一位先行者。

根据米哈游公司创始人刘伟在Google Play上的演讲,米哈游的想法是,如果能够给手机平台玩家带来一款开放世界游戏,那么将会是超出玩家预期的,所以从《原神》立项之初,米哈游就开始了一场疯狂的旅途——PlayStation平台、iOS、Android、PC平台,对于这些此前难以互融互通的平台,《原神》的态度是:都要。

制作一款“开放世界+多平台”的游戏,开发复杂程度非常高,必须站在跨平台角度去思考游戏的制作,了解各个平台的优劣点,同时确保它既能够在各平台顺畅运行,又能发挥平台的硬件特性。

由于《原神》的主机平台开发起步时间稍晚于手机平台,所以资源制作、功能开发等多个方面都需要兼顾到各个平台。比如技术和美术团队共同开发图形功能的时候,首先需要制定一个全平台的综合解决方案,并且为每一个平台选择合适的技术实现,然后基于这个方案,各个平台再分别制作合适的美术制作规范,才能开始进行功能的实现和美术资源的制作。

制作完成以后,技术团队还需要进行验收和检查,为此团队开发了多平台的自动化检测工具,这也成为米哈游在推进项目过程中完成技术积累的一个典型案例。

在主机项目上的经验不足,以及管理多平台开发的巨大工作量和资源协调,是米哈游在研发跨端游戏时碰到的主要问题。

比如PS4平台版本刚开始研发的时候,《原神》已经有一个针对手机做了大量开发的Unity引擎,这就意味着“简单的切换平台就想让游戏能够在PS4上跑起来”是不可能的了。

同时,很多项目之前做的改动,在实现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主机平台的特性;各种计划为PS4开发的图形和游戏的功能,也意味着大量的工作量;再加上有TRC、索尼账号等一系列PS4独有的问题需要解决,工作量和工作难度都非常大。

在产品开发期间,所有的技术都经历过很长的磨合期,有一些技术甚至目前还在磨合之中。在经历反复的打磨和修改,然后美术对最终效果满意,同时程序对最终实现方案的性能也满意的情况下,米哈游才会大规模铺开制作。

即便是游戏上线运营之后,技术团队依然需要在CPU、GPU、内存和I/O方面进行持续优化——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原神》为何是一个技术投入如此巨大的游戏,1亿美元投入研发、上线后却要每年投入超过2亿美元进行维护。

事实上,要在如此多的平台、多国家地区发行一款游戏,《原神》在游戏运营层面还面临着文化差异的挑战。超两百个国家及地区上线,《原神》不仅要面对不同民族的语言文化不统一、人文节日错综复杂的问题,还需要在文化表现形式上因地制宜——例如,蒙德地区的“风花节”和“羽球节”活动参考了西方节日制作,璃月的“逐月节”和“海灯节”则以中秋节和元宵节等节日为原型制作——要满足全球玩家的偏好,《原神》在IP和内容制作上需要投入的精力也是难以估量的。

随着《原神》剧情的深入,多种地貌并存、怪物种类和玩法数量激增,无论是地图复杂度和战斗体验都进入了更为丰富的阶段。要维持多平台、强IP的高频度更新和运营,达成刘伟口中“激动人心的,甚至超出用户预期体验”的愿景,米哈游只能不断挑战其自身在过去达成的成就、在前人未探索过的领域摸黑前行。从这个角度来看,《原神》不仅是先行者、挑战者,更是面临未知困难的“旅行者”。

《原神》只是米哈游工业化大幕的开端


2019年米哈游提出了游戏产品工业化的概念,并设定了标准化、工具化、自动化、平台化、智能化五个阶段目标。工业化的最终目标是能够大批量,稳定生产,高质量的游戏产品。

有行业人士表示,在米哈游的体系中,公司在立项阶段,就提出了游戏的基本概念,诸如IP架构,核心玩法和商业模式的思考在最初就已成型,然后交由公司主要研发人员对该游戏进行可行性分析,最终由管理层决定是否立项。

若该游戏立项,公司将组建不同项目小组,负责游戏策划、程序开发、美术设计等。在研发阶段需要打磨完善游戏的核心玩法,确定游戏的商业模式。

在测试阶段中,IP和策划团队将对QA测试结果进行验收,确保产品符合设计要求和游戏内各项功能正常实现,合格后再进行内部测试、封闭测试以及公开测试,最后将产品推向正式上线运营阶段。

游戏发布并不是终点。在随后的运营过程中,游戏策划团队会结合玩家反馈,对新版本进行技术、时间和IP架构进行可行性分析,随后交由开发和测试团队,完善游戏新版本并推出上线,这也是产品的持续研发阶段。

在版本内容更新方面,采取多团队轮流制作的方法,确保游戏有稳定的高质量更新、内容产能充沛以及高水准的生产效率,这显示了出米哈游强大的项目管理与团队协作能力。

《原神》作为米哈游探索工业化体系的重要成果,研发团队近千人,团队的结构与分工明确,它的成功也为米哈游后续几款产品的研发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

此外,在前沿技术探索方面,云计算正在加速进入大众视野的背景下,全球知名的游戏公司都在探索云游戏的前景。比如腾讯游戏内部就有多个团队推出了自己的云游戏平台,并且在大力投入原生云游戏的研究与项目论证。

米哈游也没有错过这个趋势,为《原神》推出了云游戏版本《云·原神》,它采用实时云端技术,玩家通过下载包体较小的《云·原神》,登录米哈游通行证就能在移动设备上体验游戏。《云·原神》不需要拥有高硬件配置的终端设备,且玩家在云游戏上的进度与其他平台互通,可以说是云游戏落地的代表产品之一。

游戏企业更高层次的创新是技术创新。《原神》全球的DAU屡创新高,已成为了现象级产品,成为了米哈游探索内容产业未来的重要尝试。随着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不断发展和进步,这家来自上海的游戏公司正离打造虚拟世界的目标越来越近。

摘编自:界面新闻

发表回复